搜索

外卖小哥工作状况调查 送餐员自述超时原因各种风险

2017/1/12 11:38:39| 访问量:1275| 来自: 法制日报

摘要: 调查动机最近几天,关于外卖小哥的几则消息引发社会高度关注。1月2日14时15分,一辆小客车沿上海市祁连山南路由南向北行驶至同普路口时与一辆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造成骑车人倒地受伤,后骑车人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死亡。骑车人是一名外卖送餐员。此事发生后不久,网上出现一段视频。视频中,外卖小哥手提外卖,疑因

  调查动机

  最近几天,关于外卖小哥的几则消息引发社会高度关注。

  1月2日14时15分,一辆小客车沿上海市祁连山南路由南向北行驶至同普路口时与一辆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造成骑车人倒地受伤,后骑车人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死亡。骑车人是一名外卖送餐员。此事发生后不久,网上出现一段视频。视频中,外卖小哥手提外卖,疑因送外卖时间超时而着急地在电梯里面一边跺脚一边哭,还不时盯着电梯的运行楼层。

  就在大家同情急哭的外卖小哥时,有网友爆料称,一名外卖小哥为报复,竟发短信称在外卖中加了屎。

  如此三则消息,让快递人员站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不顾交通规则在街头横冲直撞,威胁交通安全;风里来雨里去时常遭遇白眼,惹人心疼;个别外卖小哥态度很差……随着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快递小哥、外卖小哥的身影频繁出现在我们身边,同时,民众对他们的印象也出现了不同。快递行业从业人员的工作生活状况究竟怎样?《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

  比谁的送餐速度快、比谁的价格更优惠。

  在这样的竞争背景下,部分有网上订餐业务的餐厅选择自己的员工配送,也有许多餐厅因为人手有限,将网上订餐配送任务交给专门的企业。

  这样,市场上出现了专门派送外卖的企业,也有一些外卖平台自营配送或加盟配送企业,送餐员也变成了一份固有的职业。

  每天的上午11点到下午2点是送餐员最忙碌的时候,但是,这种集中的忙碌引发了诸多问题。

  “外卖小哥急哭”再出现

  “你认为合格的送餐员是怎样的?”对于这一问题,受访群众的答案令人感慨:

  “不撒汤”——至少超过20名受访者作出这样的要求;

  “如果没有在规定的时间送来,至少要接电话,然后告诉真实送达时间”——“还有两分钟”这样的答复是令受访群众不可接受的送达“敷衍”;

  “笑脸相迎,但最重要的是快”;

  “不要迷路了还给我们脸色看”……

  记者向受访群众提出这一问题,是因为近期以来,送餐员多次成为“新闻人物”,原因却并不和谐:

  2016年12月初,北京一名“饿了么”配送员在午间高峰时段往CBD送餐,由于电梯层层停,外卖小哥担心迟到而号啕大哭。事后,其确实有一单因配送超时被用户投诉。随后没多久,这位外卖小哥辞职返回江西老家;

  也是在去年,7月末的一场暴雨让道路出现拥堵,北京一位外卖小哥因此送餐迟到,被顾客骂了三分多钟。不管外卖小哥怎么道歉解释,订餐顾客还是不依不饶,甚至把饭菜扔到了地上。外卖小哥只能收拾东西默默离开。

  以上两件事虽是新闻,但北京白领黄家涵还真遇到过“外卖小哥在电梯里急哭”的事情。

  “就在几天前,我在顶楼坐电梯下楼,在14层进来一位外卖小哥,看上去很着急,不停地看时间。他要下1楼,我要下负2楼停车场,他手上还拿着东西,估计是送下一家的。”黄家涵回忆说,电梯在8楼停住了,一个男的按了电梯又不进来,在门口等人,“他就按住电梯在外面等着,我们也就在电梯里等。外卖小哥问那个男的能不能等下一趟,男的不愿意,外卖小哥一再央求,男的还是在外面按住按钮不松手,大概两三分钟,外卖小哥真的急哭了”。

  “不是一般的哭,是突然就号啕大哭。”黄家涵说,“一直到他走出电梯,直到我开车从停车场出来在第一个路口等红灯看到他骑在电动车上,他都还在哭。”

  “一般送餐超时有几个原因,要么是送餐员身上配送的单量太大,送不过来;要么是天气恶劣或交通堵塞、车辆爆胎;要么是餐厅出餐太慢,半小时甚至一个小时出餐;甚至还出现过用户为了拿超时赔付红包,故意不接电话。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系统宕机。”某外卖公司高管苏国柱对记者说,以一家专门的配送公司为例,其规定送达时间是1个小时(包括餐厅出餐时间在内),如果超过1个小时,将会对配送员和站点进行罚款,配送员可能被扣几元,站点被扣几千元甚至上万元,超时送达的结果非常严重。

  苏国柱告诉记者,所以,配送员遇到送餐快超时的情况时,都会与客人沟通能不能提前点击确认送达,有的客人选择拒绝,这是正当权利,无可厚非,“但大部分客人还是会选择理解,对此我们非常感激。如果配送员不沟通直接点确认送达,被客人投诉的话,核实一次投诉是罚款2000元,这也是处罚配送员”。

  “目前国内外卖市场还在飞速发展,很多配送公司包括其他外卖平台的配送也是刚刚起步不久。以前没有人走过这个模式,所以当下的外卖互联网公司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苏国柱说,“现在的配送模式肯定有弊端,加上外卖公司都还在打市场,给执行层的要求过大,难免会迈开步子扯到痛处。互联网配送还是个新鲜事物,希望大家多多理解。当然,每一份工作都有不容易的地方,所以我们不会要求每一位用户都能理解外卖配送的难处,只要能看到有人为配送小哥说话,我们内心就已经很开心了。”

  “每天最多的事情就是爬楼梯,我最高爬过28层。上次送餐就剩下5分钟超时,又是吃饭的点,我爬上11楼送给人家,姑娘给了我三颗奶糖。我心里美极了。”在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附近做送餐员的冯超说,“说一句心里话,每次送晚了并不是我们故意送晚,我们也想快,因为超时的话我们会被扣钱,但是没办法。商家出餐慢、写字楼多、楼层高、方向不一样,各种影响都有。各位相互理解吧。不理解也没事,毕竟是我们送晚了。”

  一个月下来工资成“负数”

  作为在这个行当里干了两年的“前辈”,冯超向记者吐槽的几件事,几乎是每个送餐员都会遇到的:

  “据说没有被偷过的配送员不是一名完整的配送员,我的外卖箱、电动车电瓶、雨衣都被偷过。

  “永远不知道系统会给你派什么样的订单,我曾经以草桥为中心,东南西北每个方向都被派了几单,当然最后肯定是超时扣钱。

  “很多次遇到楼下单元门锁着,客户电话打不通,当时想死的心都有。还有就是楼下单元门锁着,客户在2楼都不愿意下来拿。”

  “在路上,我们每天都会遇到危险,开门杀(机动车驾驶员在路边随意停车直接开门——记者注)、机动车不打转向灯、晚上的远光灯,这些情况我都遇到过。我必须承认,有些同事的确不遵守交通规则,但不是每次出事都是外卖员不遵守交通规则引起的,起码我比较惜命。”冯超说,上个月,有好几个同行都被撞了,基本上每个月都有大大小小的事故,“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说不完,过完年我就不打算送了,毕竟这一年多没出大事算是老天对我的恩赐”。

  江风,冯超的同事,曾经在送餐途中被撞。“还好,只是伤了脚腕。”这名21岁的小伙子虽然说得“云淡风轻”,但眉头依然紧锁。

  上个月,因为出了事故,江风只跑了18天的外卖,1个中评,1个差评。

  “中评、差评的原因,就是站点连续派了五六单,餐饮店里人多,出餐慢,好不容易等到了,还得骑手自己去配餐,送到后并没有超时,但是少了一杯豆浆,后来又专门跑了一趟送过去,还是给了中评。”江风说,“差评是黄焖鸡,原因是另外一位骑手同事的车中途爆胎,过了40分钟重新派发单子,17分钟送到,给了差评。隔几天才知道差评,打电话过去求情让修改,客户说周六影响她开心地休息了。最后发了短信还是没有改。”

  让江风眉头紧锁的是下面这个账单:

  因为受伤,提前离职扣一半工资500元;差评扣50元;工装费扣200元。千元工资七扣八扣最后剩下的一百多元还没发。其间充手机费几十元,电动车壳子撞烂暂无维修。

  面对这样的结果,江风不知道该如何回家过年。

  “很多人都以为,在平台上点外卖,送餐距离可能只是两公里,其中的程序只是商家接单——骑手接单——骑手赶往商家——取餐送到,这样的环节只需要十几分钟就行了。其实不是这样的。我接单时可能还要再送其他的,还有其他的餐要取,关键是还要等,等完之后还要先送先定的,最后送完了到店里,还要继续等,有的商家接单了居然还没做。”江风说,“顾客说我送的慢,但是我给谁说理去,所以只能说理解万岁。北方的冬天那叫一个冷,电瓶车充不进去电跑不远就算了,关键是手机还经常被冻关机。”

  “差评”并非问题根源所在

  正因为上述种种,此前,曾有机构以及民众发出“不要对送餐员差评”的倡议,但是,有不少民众对此产生质疑,表示“送餐是一种服务,在理解的同时,我们也要求正规”。

  的确,一些送餐员的行为,令人无法“善良”。

  近日,深圳的一名网友在微博上投诉爆料称:点了外卖,配送员找不到位置,自己跟外卖的商家反映,结果商家向平台投诉了配送员。没想到几个月后,配送员给买家发来了不堪入目的短信:“还记得你点的外卖吗?我在你的外卖里面加了一点我的屎,味道怎么样。”

  1月10日,“饿了么”通过官方微博对此事进行了还原与回应。“饿了么”的声明称,该配送员承认短信确为其所发,但表示在餐品中投放异物为诈称,就为“气一气”用户。对这一行为给用户带来的困扰,他表示歉意和悔意,并愿意承担一切责任。“饿了么”也向该用户致歉,并表示将给予补偿金。

  去年12月,福州网友“94咯”发微博称,自己点了外卖后,送餐骑手迟到了1小时20分钟。自己抱怨一句“为何这么久”后,竟遭到外卖小哥恶语怒骂。

  “送餐晚到,谁都能理解,送餐员也不容易。”网友“94咯”说,可是送餐员一句抱歉的话都没有就开始骂人,这样的素质令人遗憾。

  “外卖送餐服务评价系统涉及到三方利益,消费者、服务人员、公司管理层。”苏国柱向记者介绍说,设立服务评价体系是为了维护公司管理层的利益,“因为他们的利益和公司收入挂钩,而公司的收入又和消费者选择有关。客服人员的满意程度,直接影响到消费者的选择以及公司收入”。

  但问题在于,管理层在采用服务评价体系后,对差评如何处理?

  “客观说,差评有很多原因,不一定是服务人员的错。比如送货太迟,不一定是快递不尽心,可能是恶劣天气。但是管理员在差评处理措施上往往选择了懒政。对有差评的人员扣钱而不是分析具体原因,认为只要扣钱就能解决问题。”苏国柱说,消费者“轻易的”差评也能作为管理员克扣工资的理由,这才是问题的根本原因。

  作为服务人员,在采访中,江风等人告诉记者,送餐员被差评后几乎没有申述机制,也没有办法向劳动部门维权,“只能默默接受差评带来的结果”。

  “但是,服务评价体系对于消费者的维权也是重要的。并不能说差评会给‘不容易’的人坏处就不适用。如果想要改变这样的现状,可以从两方面入手。”苏国柱说,一方面是制度建设,从体制上保护劳动者权益,“这个可以治本,但是很难达成,这是由目前的就业形势和经济发展所决定的。还有就是公司文化。服务评价体系进一步细化,差评需要给出原因,同时服务人员可以申述辩解。公司会根据差评的具体原因,或是惩罚服务人员,或是改善客观条件”。(记者 赵丽 制图/李晓军)


扫二维码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