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是有多爱才能让一个人十九年如一日来这里“报到”

2017/8/11 10:20:06| 访问量:287| 来自: 在柳州

  ↑↑↑这是一间半倒塌的空置老宅,然而,宅主骆成贵却天天来打理,摸摸窗子,敲敲房梁,捡捡掉落的木条,仿佛他还住在老宅里……

  10日,2017微观“柳州乡愁”主题采访活动走进融安县大将镇龙妙村,在龙妙村的老街上,记者偶遇村民骆成贵,这位老龙妙人热情的跟记者摆起龙妙村老街的古,说那是无法忘却的乡愁。

  骆成贵带着记者走在老街上,如数家珍的介绍着:“这门头的牌子上写着‘顾客常临’,这原来是一个商店。”

  “这个是以前的理发店,一百多年了。”

  “老街的房子不用钉子,全部镶嵌、手工雕花,现在没有这种工艺了。”

  “你莫看这个房子旧,好住咧,冬暖夏凉,现在想买都没有了,好多人后悔卖房了。”

  ……

  骆成贵边走边给记者讲解老街房屋的特点。

  龙妙村位居浪溪江上游,浪溪江水深而面宽,交通区位优势突出,曾是各种物资运输的中转地,市场繁荣,商贾云集,自清朝乾隆二十九年(公元1764年)建村以来,至今已有二百多年历史。

  而200多年前,粤、闽、湘等地客商到龙妙村定居后,带来了外地的人文民俗、生产技能、生活习惯和地方方言,促进了龙妙村的民族团结。同时,人口集中,自然而然产生了商品的交换和物资的交易,人们沿着湾塘河岸上构筑商铺和住房,形成了最早的村墟。随着人们对粮油、布匹等商品交易的需求不断扩大,便逐步形成了门市、街道,便形成了至今保存较为完整的清代民居—百年老街。

  骆成贵说着竟有些许伤感,“可惜,我家的房子倒了,如果当初好好维护,现在估计还能住。”

  骆成贵的老宅也在老街上,可惜,80年代倒塌了一大部分,如今已成了危房,不再住人,但他每天都会去老宅溜达,防止房屋再倒塌。骆成贵说,之后,他还会将他的老宅修建成骆家祠堂。

  回忆起自家老宅,骆成贵激动起来,脸上也洋溢起笑容。

  “我记得,那个堂屋有一块匾,高20厘米,厚10厘米,长4.5米,全是纯手工雕花,上面有花草、乌龟、龙等图案,现在估计搞不来了。”骆成贵说,“我家的老宅其实不是祖传,而是当年分配的军属福利房。”

  骆成贵回忆说,在那之前,他家的老宅是一位姓邱的商人搭建的,后来村里的地主据为己有;土地制度改革时,又作为军属大院,分给六户军属,他们就是其中一家;70年代初,其他五户军属陆续搬迁,骆成贵家独享了这里的房子。

  然而,由于年久失修,80年代初,军属大院内的大部分房屋倒塌,仅剩下骆成贵家附近的110平米房屋。1998年,骆成贵最终搬离老宅,不过他依旧恋恋不舍,每天都回来看看这个“老朋友”。

  其实,龙妙村里,跟骆成贵一样怀念老街和老宅的村民还有很多。

  65岁的何勇也舍不得离开老街。“70年代末,我家的房子倒了,攒了两年又卖了一头猪才买下现在的房子”何勇说,因为舍不得老街的味道,他们不惜一切代价重回老街。现在几个外甥女也跟他在此生活,外甥女获得的各种荣誉奖状都贴在了墙上。

  如今,龙妙村老街上的老宅保存完好,家家户户敞开大门,邻里间嘘寒问暖,一派和谐景象。2012年,龙妙老街旧民房列为融安县不可移动文物,爱护老街的村民们自发保护并修葺旧民房,以此传承后代。

  “哟,又去修房子了”

  “是呀,下雨天,看看哪又松了”

  路上,骆成贵不时跟村民打招呼,偶尔还停下脚步闲聊起如何保护古宅。

  《在柳州》记者:李碧臻 编辑:张璇

扫二维码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