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接续奋进踏上改革新征程

2018/10/29 9:36:52| 访问量:12041| 来自: 广西日报

    那块刻有“中国村民委员会发源地”的石碑,就矗立在宜州合寨村村委会前的大樟树下。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和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金秋时节,前来合寨参观的考察团一拨接着一拨。

    如果仅从行政区划来看,合寨村只是一个在中国县级地图才能找到的普通乡村,如果不是38年前吹响村民自治的“集结号”,它或许永远默默无闻,更不可能影响中国农村体制的变革。

    如今,“村民自治”与安徽小岗村“包产到户”齐名,并称中国农民的两个伟大创举。合寨村在中国基层民主政治建设进程中的标杆意义,在改革开放40周年这个特殊年份里,显得更加突出。

    “作为中国第一个村委会诞生的见证人和中国村民自治的经历者,我感到无比自豪。”回忆起30多年前的情形,被誉为“中国民选村官第一人”的韦焕能,仍有说不完的话。

    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分田到户、包产到户的合寨大队生产力得到飞速发展。但土地分户经营,使得生产队一级对村民的约束力降低,原本“队为基础”的生产合作制度趋于瓦解,基层治理接近空白。

    偷盗赌博、滥伐山林、打架斗殴等不良风气盛行,4000多人的村子,参赌竟有上千人,各种丑恶现象层出不穷。

    “歪风邪气刹不住,村民难有安宁日。”今年已经70岁的韦焕能,仍然思路清晰。

    1980年1月的一个晚上,合寨小学教师蒙光新家中,果地屯籍的几位生产队干部围坐在火堆旁,讨论着分田到户后发生的种种乱象,得出的结论是:村里没有一个执法管事的权力机构,要有一个自己的组织才行。可是要成立什么组织呢?

    “城市人叫居民,有居民委员会;我们是村民,就叫村民委员会。”今年66岁的蒙光新回忆,他的提议得到了响应。

    “村民委员会”一词横空出世。随后,大家决定第二天就召开村民大会,选举村民委员会成员。

    1980年1月8日,选举大会当天,800多人的果地屯来了500多人,不少村民扶老携幼全家出动,不识字的人也找信得过的代填。选票是卷烟纸,计票的笔则是木炭,直接在地上画“正”字。蒙光新当选果地屯村民委员会主任。以往上级指派的生产队干部,被民主选举的村委会委员取代。

    28天后,1980年2月5日,合寨大队另一个自然村果作屯召开村民大会,投票直选成立村民委员会。韦焕能当选村委会主任。

    选举当天,果作屯制定了《村规民约》,村民签名、盖章、按手印。这份原件得以保存至今,成为村民自治的重要证物。

    村民自治,极大地改变了原来破败、涣散的村容村貌。而最早当选自然村村委会主任的蒙光新、韦焕能等人,和当年安徽小岗村按红手印分田到户的18个农民一样,都成为了历史的见证者。

    这一年,合寨大队12个屯,个个成立了村民委员会。

    这一天,成为中国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

    合寨人没有想到,他们直选产生的村民委员会,星火燎原,成为国家意志。

    合寨首创的村民委员会组织形式,1982年被载入宪法,1997年写进党的十五大报告,成为1998年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具体规定。“村民自治”从此走向全国。

    党和国家领导人高度评价:包产到户、乡镇企业和村民自治,这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亿万农民的伟大创造。

    高潮过后,这些年,合寨村似乎回归平淡。

    实际上,就像其他村庄一样,无论居于高点还是伏于沉寂时,合寨都在不断摸索着往前走。

    近年来,合寨村发展桑园面积1500多亩,建立起桑枝食用菌生产基地,仅此一项年产值便超200多万元,去年合寨村农民人均纯收入达8000多元。

    记者采访了解到,除发展桑蚕产业外,眼下的合寨村,正着力打造乡村旅游品牌,让“美丽合寨”给村民带来更加幸福的生活。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接力探索、接续奋进的合寨村,梦想与改革,始终相伴而行。

    村委会的墙壁上,挂着合寨村旅游发展总体规划,一个现代田园式的新农村正在紧锣密鼓布局。

    “这些年,合寨村不断拓展村民自治文化效应,举办乡村文化旅游节、枫叶节等旅游节庆,知名度有了很大提升,相继荣获‘全国文明村’‘广西特色文化名村’称号。”现任合寨村村主任兰锋介绍。

    “立足山水田园的生态基底,充分挖掘壮乡村寨文化内涵,以‘中国第一个村民委员会’为优势,以农业休闲为特色,打造全国知名文化休闲旅游特色村。”兰锋勾勒出新时代合寨村发展的详细计划:目前计划流转600多亩土地,下一步将成立经济合作社,以流转、租赁等方式集约土地,借助外来投资开发乡村旅游,让村民通过参与项目分红获得收入。

    “谋划好乡村振兴蓝图,带领乡亲们实现共同致富奔小康,就是我们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的最好方式。”站在那棵曾经见证历史的大樟树下,兰锋思索着,一字一顿说道。本报记者 董文锋 周 珂


扫二维码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