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老照片新变化|挡车女工的芳华:那些年,我为祖国纺棉纱

2018/11/6 11:48:49| 访问量:4751| 来自: 在柳州

  (文/网友“荷叶”)听说了《在柳州》APP的征文比赛后,我又再次翻看了家里珍藏的这几本老相册。不由地打开了记忆的闸门,许多往事涌上心头。

  我是玉林人。1973年高中毕业后,按照当时的政策,我作为知青到了博白县龙潭公社插队。插队的生活很艰苦,和农民一样劳作,没有任何的现金收入,只有按工分分配自己种的粮食。这张照片是插队时唯一留下的影像。


左一为作者

  1976年开始,开始有了知青返城的政策。第一个来我们公社(现在的乡镇一级政府)招工的是博白当地的一个氮肥厂。半年后,柳州棉纺厂就来到我们县里招工。以前招工这事,自己是争取不了的,那时一切都是组织推荐,自己也不知情。直到获得了推荐后,公社的干部才来问我愿不愿去。“愿意啊,肯定愿意啊!”

  插队的知青获得这种机会,我是没有听说过哪个不愿意的。要知道1976年还没有恢复高考,获得推荐进厂,几乎是哪个时代除了参军入伍外,唯一离开农村的渠道。尤其像我这种,家庭成分并不太好的知青,能获得这个机会,更显得弥足珍贵。


1999年,作者和当年合影的知青在村里的同一颗树下再聚首

  获得推荐后,我被通知到县里去体检。这时才知道,和我一起获得推荐到柳州市棉纺厂工作的全县一共有二十人,我们公社只有我和另外一名当地农村青年。(按照当时的规定,工厂每从知青中招聘四个人,就要照顾性的招聘当地的一名农村青年。)

  体检完就回村里等消息,这期间,我心里无比忐忑。面对别人的恭喜,我也只笑笑说“也不知道得不得”。话虽这么讲,但内心早已飞到了那个只听说过,却从来没有去过的柳州了。

  一周后,终于,体检通过的消息传来,我立即收拾了行李,离开了插队的农村,回到了县城的家。这时才和父母说了这个消息。父母也很为我高兴,说“当工人好啊,毛主席说过,‘工人阶级可以领导一切’。”家里送了我一个木箱来装行李。我记得临行前的父亲还叮嘱:“你去了工厂要努力工作,争取当劳模,要有争取能去北京参加国庆节观礼的志向!”

  家里休息了几天,招工的干部就给我们统一买了车票,在1976年的夏天,我们一行二十人终于来到柳州。


柳州市棉纺厂大门

  ↑↑柳州市棉纺厂在跃进路北段,当时这里时还挺荒凉。但我们却对工人的生活充满了各种期盼。从这几张在工厂前的合影就看得出来,虽然我们带着上山下乡泥土的气息,但却朝气蓬勃,那自豪感一点不亚于现在的孩子在名牌大学校门前的留影。


柳州市棉纺厂大门

  ↑↑仔细的读者可能可以看出,照片远端的厂区里还立着塔吊。当时的棉纺厂作为一个新成立的工厂,还在不断的建设各种厂房车间。一个车间建好,就马上投入生产,边建设边生产。用当时的流行的话来说就是“只争朝夕”。

  进到柳州棉纺厂后,我被分配到细纱车间,成了一名光荣的挡车工,第一个月的工资16元。


左二为作者的“小师傅”

  ↑↑最难忘的是在车间的纺纱机前,姐妹们互相学习操作的情景。照片中间有位漂亮的小刘师傅,年纪比我还小两岁,当年还不到20岁,一副稚嫩的娃娃脸,她可是车间的操作总教练。每当我学习操作失败的时候,她总是笑眯眯地站在我身边,耐心反复地给我示范,一直到教到我学会基本要领。

  我从心底里很喜欢她,感觉她像是一位才貌双全的明星,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在她的细心指导下,我与其他姐妹一样,渐渐地熟悉了操作要领,成为生产中的骨干力量。

  工厂的工作很辛苦,而且棉纺厂是典型的人停机器不停的企业。挡车工要三班倒,车间里噪音大,粉尘大,劳动强度大。工作虽然艰辛,但想着父亲让我争取当劳模的嘱托,我是每天上下班都按照厂里的要求,早到半个小时,下班晚走半个小时,做好交接班工作。在其它休息时间,只要厂里一发出需要人参加义务劳动的号召,也是和大家一起抢着去干。自己的努力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很快我就被提拔成了班长。因为表现突出,经过考察,我在1980年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左一为作者

  说起改革开放给工厂和我们工作带来的变化,这个我也很有感触。自那以后,工厂明显加快了建设步伐,不断引进新的生产技术,新的设备,厂里的各项产量等指标也是节节攀升。工厂里张贴的各种海报里都写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口号标语。每个人都充满了我为工厂做贡献的劲头在努力工作,我也充满了“我为祖国纺棉纱”的自豪感。

  柳州市棉纺厂的产能从我刚进厂时的2万锭不断翻番,4万锭、8万锭、10万锭……八十年代前期,为了扩大产能,市里从柳州棉纺厂抽调骨干人才,筹建了柳州第二棉纺厂。柳州市棉纺厂也改名为柳州市第一棉纺厂。一棉和二棉产能加一起,最高时的产能接近20万锭,成为当时广西最大的棉纺织企业。企业效益也是蒸蒸日上。


欢送高考工友

  ↑↑恢复高考后,我们工厂和整个社会一样,也开始越来越重视学历和人才。照片中站在“窗框”处的这两位和我同一批从博白招工进厂的姐妹,她们就在高考恢复的第二年,分别考上了一所中专和广西医科大学,离开了工厂。临别前,我们几个同批进厂的姐妹,还一起合影,在那个年代,这算是送别最流行方式。

  ↑↑转眼到了90年代。这张员工和领导欢聚一堂的彩色照片就是那时拍的。经过多年的工作磨练,小刘师傅带的徒弟都已经成长进步。她们中有的担任了领导和管理人员,有的是行业劳动模范,有的成为技术能手。

  回首往事,转眼已经来到柳州42年了,我们当时这一起入厂的20个小姐妹,现在都已经退休,各自过上了不同幸福退休生活。上老年大学,学摄影,学拉手风琴,以前年轻时因为工作家庭忙而被耽误的爱好,现在终于有机会开始接触学习。

  前几年,因为办去出国的签证,我无意中在我档案中的这张“招收新工人登记表”,当时内心就无比感慨。


招收新工人登记表

  正是因为当时公社这名干部的推荐,因为公社的“同意选送”这个四个大字,我的人生轨迹才这样拐到了柳州。历经42年的柳州生活,我也成为了一名地道的柳州人。回首往事,改革开放让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柳州现在越来越美,日子越过越精彩。

  (作者“荷叶”可获袋装螺蛳粉一箱)

  欢迎大家踊跃参加《在柳州》APP“老照片 新变化”有奖图文征集比赛,只要入围就送一箱螺蛳粉哦,赶紧参加吧!详情↓↓↓

  编辑:张璇

  《在柳州》APP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该作品。

扫二维码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